木乐

我做了个梦我梦到雷狮和安迷修了。 梦里好啊,梦里面什么都有。 安迷修和雷狮一起去山巅看风景,安迷修说,我要是从这里跳下去你会不会爱我,雷狮说也许吧,安迷修说,也许是什么意思,雷狮说大概是不会的意思,安迷修说,那你会伤心吗,雷狮说,不会,安迷修说,看起来你不会伤心的样子,那我就可以安心的跳下去了,雷狮说,你可以在我看不到的时候跳吗,安迷修说,为什么了,雷狮说,感觉你会摔的很恶心,我不喜欢难看的东西,安迷修说好吧,那你去山下吧,到了山下再走远一点,你就看不到我了,雷狮说,好,雷狮下山了,安迷修盯着雷狮走的地方看了很久,他向下喊,雷狮你走远了吗!喊了很多次,过了很久也没有回应,安迷修想,那是真的走了,那我就该兑现承诺了,安迷修跳了下去,张开双臂头朝下看起来笑得很开心,山明显很高,因为安迷修漂浮在空很久都下不去安迷修醒了,梦里好啊梦里什么都有,但是没有的东西,就是没有,梦里也不会有。 然后我就醒了 我靠这是什么人渣雷啊_(´ཀ`」 ∠)__

安迷修有一张漂亮的嘴。
微微张开的唇瓣那口洁白的整齐的牙齿和不住跳动的肉粉色的舌,雷狮甚至能回想起他们亲吻时的柔软触感,就像世界上最好的棉花糖。
安迷修的舌尖正跳出甜腻的哼叫,湿润的呼吸打在雷狮的耳朵上有些微微的痒,雷狮抬起头。望向安迷修的眼睛,他的眼中盈满泪水,像是被阳光亲吻过的湖泊。“真美”雷狮地俯下身去亲吻安迷修暗自加重了顶弄的力道,听着耳边随之加巨的呻吟他低低的笑了“这可真是不错的风景,对吧,我的骑士大人?我的。安迷修。”

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王!!也总!太鸭儿帅了!!!_(:3」∠❀)_

随记

        我现在在父母工作的地方。 窝在简陋而又温暖的床上,我根本不想下床。 床似乎是由几块木板组合而成,并不严丝合缝的木板不时就会飘入几缕寒风,冻的人不由自主的冷颤。有时累及了躺上床,动作大了床板甚至还会发出令人感到牙酸的咯吱声,让人感觉随时会塌掉一样。嘿,这可一点都不好玩儿。 这是我们租的房子,在外工作时称之为家的地方。 或许并不能称作家,还有二十几个工人也与我们同住。
        有人吃過麻糖嗎,那種甜的發膩的東西,會頑不可破的死死黏在你的牙齒上,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就像我不喜歡甜膩一樣。媽媽在我到這裡的時候拿出了一種白色的麻糖,她說這種麻糖很獨特就像棉花糖一樣,會自己化掉,還蠻好吃的。我嚐了一塊,果真如此。像過期糖果一樣甜膩黏牙,咀嚼過後卻化成了水,在殘留的一點兒糖渣中還藏有一些細小的陳皮粒,微微的苦香沖淡了甜膩之感,待糖化完陳皮也被咽下喉管回味之後除卻甜又什麼也不剩了。真是好獨特的白色麻糖。
2017/12/30 8:58

我的 透紅小丑魚:) #taptapfish Download: http://onelink.to/jhe4sh

好可爱

网吧激情撸图_(´ཀ`」 ∠)__
线稿是网上找的!不是自己的!
虽然我色彩差,可我不要脸啊ヽ(•̀ω•́ )ゝ
手机和电脑的色差真的好大啊_(´ཀ`」 ∠)__

小段子


艾泽有一个梦想——有一天可以看见正真的太阳,阳光能穿过树叶打在身上光影斑驳……
艾泽提着小灯跑进森林,她拿着小斧头找到一棵已经枯死的树,四下张望了几番吹熄小灯开始砍起树来。四周黑漆漆的,艾泽努力砍着树干就像努力啃咬奶酪的小老鼠,在黑夜里濯濯不息……
一个晚上的时间显然是不够的,大树才被砍了三分之一天上的灯就亮了,艾泽只好作罢,但艾泽一点都不慌,她还年轻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,还有很多个夜晚。艾泽藏好小斧头,提起小灯一蹦一跳的回了家,她哼着歌脸上裂开大大的笑。艾泽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爬出这地底,躺在地面上,阳光透过树叶打在身上光影斑驳。

万圣节摸个吸血鬼小姐姐!

我究竟在想些什么啊。

脑袋里边很嘈杂,
乱糟糟的。
里边堆满了东西。
重要的,不重要的。
都乱成一团,
没法分开了。
在这个密闭又拥挤的空间里,
透不出一丝光亮。
我或许可以去死。
这是一把匕首,
它就插在那里,
可我却没办法去捡起它。
有什么东西缚住我了。
那是什么?
是我自己。